期货+保险”能否锁住“火箭蛋

2017-08-26 08:05

  “就算蛋价涨到每斤5元,我也要转行!”济南的蛋鸡养殖户王传友日前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调查发现,在目前蛋价有望突破5元的背景下,部分济南养殖户却因无力对抗市场波动而退出,又加剧了蛋价起伏。

  价格大起大落,市场没有赢家。2016年和2017年的两个中央“一号文件”,先后提出探索农产品000061股吧期货和农业保险联动机制,以期平抑价格波动。在今年蛋价大幅起落的背景下,山东不同行业的数家企业也在进行鸡蛋“期货+保险”的业务尝试,希望打造养殖业户、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三方合理互动的模式。

  “期货”和“保险”都非新鲜事物,为何前些年少人问津?业内人士直言,前几年蛋价一直稳定在盈利线以上,大小养殖户疏于风险管控。蛋鸡产业知名OTO综合服务商、华夏维康集团鸡蛋期货中心总经理陈洪涛进一步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随着鸡蛋期货步入正轨,散户组建合作社后,可以通过期货交易规避风险,从而实现产业良性发展。

  24日,济南大润发超市,鸡蛋非会员价格标明为每斤4.9元。很难想象就在6月中旬,济南的蛋价还在每斤2.5元上下徘徊。

  然而在6月底,蛋价飞速上涨至每斤4元仅用时一周,并在7月短时回落后,而今又逐步接近每斤5元的高位。

  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孔祥智看来,蛋鸡养殖行业门槛很低,每一轮价格暴跌会淘汰一批业户,而每一轮价格上涨也都能带来一批新户入场。

  王传友是济南仲宫镇一个典型的蛋鸡养殖散户,其养殖场存栏量最高为5000只,按一份题为《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的报告推算,此种规模的散户数量占比超过一半。

  在谈到考虑转行的原因时,王传友谈了很多,言语中频繁透露出对蛋价起伏的无力感。陈洪涛认为,这种“无力感”体现的正是散户缺乏管控风险的手段。

  本次“火箭蛋”后,业内普遍预计蛋价会大幅下跌。那么,养殖户除了减产和转型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陈洪涛认为,通过套保规避风险的鸡蛋期货,是养殖户管控风险的最好选择。

  据陈洪涛介绍,鸡蛋期货有风险管理和价格发现两大功能,“蛋鸡养殖业时刻面临蛋价下跌的风险,参与期货交易是风险管控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如果预期蛋价下跌,那么可以进行做空对冲或交割,不一定靠减产和转行来止损。”

  至于鸡蛋期货的成交价格,业界普遍认为其对生产经营和投资决策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既有权威的价格预判,又有应对价格下跌的手段,这就是鸡蛋期货能平抑蛋价波动的原理。”陈洪涛介绍,早在2013年11月8日,作为国内首个生鲜品种,鸡蛋期货就已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当时业界就希望其成为蛋鸡业规避“鸡飞蛋打”市场风险的工具。

  不过4年后,蛋价的大幅波动还是不期而至。某财险公司农业保险部的崇乾文对经济导报记者称,“近两年蛋价持续稳定在高位运行,价格预期已形成惯性,再加上稳定运行的高价足以让从业者盈利,因此整个行业忽略了风险管控,鸡蛋期货交易也不瘟不火。”

  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大商所公布的鸡蛋期货指定质检机构和指定交割仓库中,山东仅有两家,而且“这两家都是省内行业前三的农产品公司,从事鸡蛋期货交易的门槛很高”。

  对于养殖户来说,参与鸡蛋期货交易的门槛有多高?“现在养蛋鸡的大部分是农民,有几个懂期货?”王传友如是说。他本人对鸡蛋期货有所了解,但“同行没几个知道的,自己也就没想着参与”。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章丘一个存栏11万只的大型蛋鸡养殖场,对方也表示没参与过鸡蛋期货交易。

  根据《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5万只以下的养殖户存栏占比超过85%,再加上主观意识等原因,陈洪涛估计目前济南80%左右的蛋鸡产能游离于期货交易之外。

  如何降低期货市场的准入门槛,从而使其更好地发挥风险规避功效?“期货+保险”的模式颇为可行。

  根据陈洪涛提供给经济导报记者的资料,“期货+保险”就是以期货品种为保险标的,在保险期间因保险合同责任免除以外的原因造成约定月份该品种期货合约的价格低于约定价格时,视为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付。

  对于业户来说,相当于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农产品价格险产品来确保和稳定收益;保险公司通过购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提供的场外看跌期权来对冲赔付风险,以达到再保险的目的;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利用其专业操作优势,在期货市场进行相应看跌期权复制,从而转移和化解市场价格风险,并通过金收益获取合理利润。

  陈洪涛认为,“期货+保险”应该是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与养殖业户三方合理互动,三方都有合理的利润,并共同承担价格波动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据崇乾文透露,目前有一些保险公司也在筹划“期货+保险”业务。其就职的企业曾推出国内首款大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糖料蔗价格指数保险,正是将保险与期货期权相结合,化解糖价波动风险。

  “现在参与试点‘保险+期货’的投保人的规模都很大,几乎没有散户。”崇乾文表示。如是,众多散户“使用”鸡蛋期货做避险工具的难度不小。

  无从避险,王传友考虑退出。一位不愿具名的期货专家直言,只有大型蛋鸡养殖场才有足够的“工具”避险,“山东不少养殖场不参与期货交易,但他们发达的配送体系和供货渠道,可以从现货市场部分分担蛋价波动带来的风险。”

  孔祥智表示,不集约、散户过多是国内蛋鸡养殖业的一大特点,也是行业发展的一大制约。根据上述期货专家的说法,今年鸡蛋价格的大幅波动,反而是行业集约发展的契机。不过这个契机的代价不小,有市场人士直言,既迈不过期货市场的参与门槛,又没有对现货市场牢牢的把控,这样的散户“立刻就会死掉一批”。

  “散户的抗风险能力不比大企业,所以最好成立合作社,将规模做大,对抗风险。”针对散户面临的巨大风险,孔祥智如是说。

  当然,散户想搞合作社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临邑县理合乡焦楼村寿波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孙寿波就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合作社成立以来既缺乏运营指导,也缺乏有价值的市场信息,所以现在合作社依然松散运营。

  对此,陈洪涛以他们今年推出“云养殖”模式为例说,“利用网络全面价格、产销等环节,给养殖户提供养殖、销售等方面的‘互联网+’技术,既能将散户整合起来起到‘合作社’的作用,又能借此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市场信息。”

  “未来随着‘期货+保险’模式越来越成熟,整个鸡蛋产业链都会加入进来。”陈洪涛称这个链条上游的养殖户为天然的“做空者”,下游企业如糕点厂则是“做多者”,“随着玩家越来越多,鸡蛋期货市场也会越来越。”